永德电子商务网

县情概况  

永德人文

人文永德 (内容来自永德读本)一、 大岩房旧石器遗址 遗址位于县境北部赛米河上游西岸岩溶峡谷,属小勐统镇垭口行政村南木算自然村领地。遗址溯流北去小勐统镇、顺流南下芒磨坝,…

人文永德

(内容来自永德读本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、 大岩房旧石器遗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遗址位于县境北部赛米河上游西岸岩溶峡谷,属小勐统镇垭口行政村南木算自然村领地。遗址溯流北去小勐统镇、顺流南下芒磨坝,分别为8千米;东望文昌田,隔河相去1千米;西上南木算3千米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º08'01",东经99º16'04";海拔1 330米;气侯温热,降水充沛,宜耕适生性广泛多元。遗址中心,是一座悬岩脚下的大型岩溶洞穴。宏观其所依托的悬岩,通高30余米,通长150多米;其洞穴,则分为南北两洞,连体并列。其中北洞,口开24米、高4米、进深10米,面积240平方米;南洞,口开11米、高6米、进深10米,面积110平方米。两个洞穴,均为坐西北向东南,采光采暖条件优越,距主要取水点赛米河仅150米。是古人类理想的栖息地,又是古代永德设治中心所在永康坝,通往县境西部勐板、勐捧,乃至果敢、龙陵的驿道咽喉。遗址附近还有清代石拱桥及传统农耕保留,至今仍是当地农民季节性歇山生产的栖息地,故得名大岩房。

         2009年12月1日,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进程中,临沧市和永德县文物普查组,首次实地在大岩房洞穴北洞,发现有大批旧石化堆积,并进行标本搜集,资料整理,上报在案;由此填补了永德旧石器文化认知的空白。因为在此之前,永德旧石器遗址的存在,始终只是一种假说及推测,没有遗址文物这个客观证据的发现及报道。经取样鉴定,遗址堆积的旧石器,主要有刮削器、切割器、砍砸器等类型;其原生石质,多为花钢岩及中性灰绿岩鹅卵石,经打制而成。其取样标本9件,今存永德博物馆。根据考古学概定,大岩房旧石器遗址及其所堆积的旧石器,据今在万年至60万年之间。

大岩房旧石器遗址的存在,并不是孤立的。沿河南下约100千米程的赛米河下游,即南捧河北岸的淌水河,是早先发现的旧石器遗址之一;两者同在一个大流域,南北呼应,相得益彰。由此表明,赛米河流域无疑是古人类活动及栖息地之一,有过薪火相传的史前文明。 大岩房旧石器遗址的发现,是永德文物普查工作的历史性新突破,并由此将江东古甸永德人文历史的上溯,推前至万年,乃至几十万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 勐汞观音洞新石器遗址    

 遗址位于县境西南部德党河上游勐汞(hòng)岩溶凹陷盆地南侧观音山北麓,属德党镇勐汞村领地。地理坐标,北纬23°57'35",东经99°13'54";海拔1480米。北距县城德党10千米,南距茂梧3千米;东距松林大坝5千米,西距三岔沟3千米。这里四围青山,小桥流水;气侯温和,土地肥沃;还有地热资源与天然块石蕴藏,是县内水稻生产、石料开采加工的主要基地之一。同时,拥有县内居民最多的自然村及水质水温最佳的天然温泉,又是永德佤族本人历史文化的发祥地。遗址中心,是德党河茂梧~勐汞伏流出露处一座巨大的悬崖洞窟,洞口座南向北,呈啦叭状展开,气势恢宏,悬奇壮观,民间习称“大岩洞”。民国时期,当地民间开始在此供奉观音菩萨,赶观音会;曾任县长纳汝珍特为之题词“洞天府地”,大岩洞随之改称观音洞,沿袭至今。宏观洞体结构,为地下拱涵状,进深总长约4千米,呈南北走向,其中常规人为活动可达1.5千米。洞高一般30~50米,宽30~40米,最高最宽则达100多米。洞底小河潺潺,石笋林立;洞顶洞壁,钟乳悬吊,千姿百态;且有天窗漏斗,与外界通风透气。因此,适宜古人类及其他动物栖息,至今仍有蝙蝠、鼠类在此繁衍生存。

民国年间,遗址洞口一带,曾发现大批新石器堆积;县地方当局曾奉命取样,呈送省府收藏研究。1982年云南省文物普查工作队,亲临观音洞实地考察,又发现了古人用火遗迹、石斧石碾等新石器,以及犀牛、剑齿象等更新世动物化石;其取样标本,分别藏于省博物馆及永德博物馆。从此,观音洞正式被认定为县内第一个新石器遗址,距今约4~8千年之遥。1986年6月22日,被县人民政府列入首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、臭水新石器遗址      

遗址位于县境南部南汀河西岸臭水山东麓阶地,属崇岗乡龙竹洼行政村臭水片村领地。东去龙竹洼小河、西至岩子头,分别为1.3千米;北去和落箐2.3千米,南下南汀河5.5千米;距今崇岗乡政府驻地天生桥5.8千米。地理坐标,北纬23°51',东经99°25';海拔1 444米;与耿马户肯隔南汀河,东西遥遥相望。这里座西向东,视野开阔;依山就岩,土地肥沃;气侯温热,物产多样;是古代永德通往耿马的古驿道必经之地,又是耿马土司治下帮办户行政中心,拥有臭水、缅寺、大坟坝3个古老而又相互毗邻的自然村。因当地有一个饮水井,古代饮用此水,曾有异味,故得名臭水。遗址中心,座落臭水村西侧,是一堵悬岩峭壁脚下的一座岩溶洞窟;座西向东,背风向阳,采光采暖条件优越,且距取水点仅300米;是古人类穴居的理想处所。

1958和1973年,地方当局倡导农田基本建设,两次发动群众在洞中取岩土,在洞外缓坡开梯地,曾有一批新石器成品及半成品,以及磨制石器的有槽磨石出土。1986年,村民李国军等,曾在遗址附近开窑烧石灰,又发掘出一批新石器及有纹土陶残片。2009年11月26日,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进程中,永德县文物普查组,亲临遗址现场调查采访,征集了部分当年出土而散落民间的石斧、石锛等新石器。其天然石料,多为中性灰绿岩。同时,还新征集到当地出土的长銎铜钺及有纹铜钺等青铜器。其文物样品,今由永德博物馆及部分社会人士收藏。遗址及出土文物情况,已经整理,上报在案。从遗址自然人文环境的历史沿革及出土文物表明,臭水岩房,应是新石器时代古人类的聚落遗址。是县内继勐汞观音洞新石器遗址、大岩房旧石器遗址发现之后,新发现的又一个新石器遗址,其历史时期距今约4~8千年。至此,江东永德四大河谷,均发现了新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活动栖息的历史痕迹。其中,怒江峡谷遗址点,今属镇康勐捧羊槽领地,但与县内小勐统玉明珠荒田村相毗邻,统为沿江古道鸡犬相闻的古村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、永康岩画     

        永康岩画,地处县内腹地永康三坝边缘,故名。学术界则以县域取名,故又称永德岩画。岩画计两个点,即永康三坝西边送吐斋公寺岩画点、永康三坝东边忙度红岩岩画点,两者东西相去19千米。现将情况分述如下:

        斋公寺岩画点    位于永康河中游西岸缓坡,属永康镇送吐行政村领地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08'00",东经99°21'15";海拔1 162米。北距大龙塘、南至南京里,分别为4千米;东与旧城隔永康河相望,相去3.8千米;西至小田2.5千米;东南距永康镇3千米。斋公寺一带,属河谷岩溶台地。气侯炎热,降水充沛;日照充足,土地肥沃;且有多处地下水出露径流,是县内重点热作区之一;历史上则是佤、德昂、布朗等民族先民聚居区,史称黑僰濮。岩画所在岩体,是一个巨大的不规则圆锥体独立石,高约20余米,控制面积约1亩,自成“远眺一石、近观一岩”的自然奇观,且附生着细叶榕等树木及藤蔓花卉,一派生机盎然。画面主要分部于岩体的东壁,面积约4平方米,离地表2米;保留图案20余幅,均为反映古人游牧渔猎活动的形象画,生动逼真、栩栩如生。其典型者,有“猎犬逐鹿”、“猎人骑马张弓搭箭”、“渔者垂钓游鱼”、“牧童放牧羊群”等。图案色泽主体为褐红色,也有个别为石灰白色;另有少量墨笔题咏性文字,似为后人所为。所谓寺庙,应为黑僰濮部族先民,见岩壁独特、岩画独到,因此将其奉为祭祀圣地,并依山就岩凿孔,添建庙宇,且有住持即斋公,接待四时香火;至今岩壁上的凿孔依然保留,岩壁周围仍有瓦砾陶片出土。根据地方史志综合考察,斋公寺岩画,应为新石器时代后期至青铜器时代早期的历史痕迹,距今约3~4千年。


        红岩岩画点     位于永康河支流勐底河南岸红岩山东麓,属永康镇忙度行政村领地。画点北下红岩村0.5千米,南去忙南糯3千米;东至忙度村、西下勐少坝水库,分别为1千米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09'20",东经99°29'34";海拔1 280米。红岩地区,气候炎热,常年披绿;土壤肥沃,生物多样。所谓红岩,是红岩山孤峰东麓一堵红色的悬崖峭壁,故名。其岩壁高百余米,为上下两台结构,且分别有一个岩溶洞窟。其中,下窟又深又宽,可容上千人;内含外厅、内厅两部分;外厅采光采暖良好,应为古人类理想的栖息住所;内厅则深幽黑暗,至今仍是蝙蝠群集的殿堂。上窟洞体稍小,仅可容百人,是民间传统祭祀红岩穑勐老爷的神窟,至今香火不断。上窟洞外北侧峭壁,就是红岩岩画的画壁。保留可辨图案50余个,均为褐红色;距地表约3米。图案似字非字,似画非画,大致介于徽号文、甲骨文及金鼎文之间。其中最显眼者,是五圈回圆和五指印模图案。其次,还有直立人形图案、箭头上指图案、长方形内对角线交叉另加中央半纵线出头图案等。宏观其图案,比之斋公寺的纯粹形象画,相对抽象而神秘莫测。根据社会调查和地方史志考证,红岩一带,古代曾是黑僰濮部族之一德昂族聚居区,有“千家寨”历史地名及其古榕、古芒果树保留;还有“人过要磕头、骑马要下鞍”等众多关于红岩老爷显灵的民间传说。红岩岩画,随之被视为红岩老爷的化身,成为德昂族先民崇拜的神灵偶像。后来,德昂族南迁,彝、傣、汉等民族进入,相继到乡入俗,仍以此为供奉五谷之神穑勐老爷的圣地。每逢农历正月十五,要赶“红岩会”。至清光绪年间,红岩一带被封为土司治下四大賩之一马玉堂的私庄,故新增了农历四月头马日“上香峰”的民间公祭活动。民国年间,马家衰落,红岩私庄被忙回新兴大地主罗金所吞并,上香峰的公祭日,随之改为农历四月头牛日,因罗金本人生肖属牛,藉此彰显个人声望。并聘请一名俗道人,常年住持;每逢初一、十五,常在神殿,一边敲木鱼,一边祷告;已知最后一名俗道人,名叫周文贵。根据现存文化痕迹、自然崇拜传承及社会调查考证,红岩岩画的产生及其崇拜传袭,与斋公寺岩画大致相似,但时间应稍晚于斋公寺岩画,其主要依据是其图案,已由形象趋于抽象、已由单纯绘画趋于象形文字;应为青铜器时代的产物,距今约3千多年。


上述永康岩画两个点,系1987年8月和1989年8月,由《永德县志》主编鲁成旺副编审,在野外考察过程中,先后发现并作了报道,随之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。此后,这两处史前文明痕迹,先后被载入《永德县志》、《临沧地区志》及《云南省志》等地方史志典籍;6年后的1995年7月和10月,永德县人民政府和临沧地区行政公署,分别正式行文,将永康岩画确定为县级和地区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、八角楼山诸葛炮楼遗址

 遗址位于县境腹地永康三坝中央八角楼山中段山脊地带,属永康镇忙捞行政村领地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12'07",东经99°23'41";海拔1 303米。由此东去忙捞村,西去永康河;北去大勐统河,南去南广村;四至皆为4千米。登临其巅,永康三坝,尽收眼底,故有“鸣鼓三坝”的历史之说。因遗址地处宽谷丘陵地区,南亚热带针阔混交林的天然植被,十分繁茂,是南药诃子的主产区之一。所谓“八角楼山”,根据地方史志记载及口碑相传,蜀汉三国时期,诸葛亮平南中所率部属,在平定黑僰濮部之后,为控制永康三坝地方,特择此安营扎寨,并修建了一座八角形的瞭望塔,习称“八角楼”,又称“诸葛炮楼”,故名。遗址中心,是山脊中段西侧一个圆顶丘峦,控制面积约10亩。今可辨楼址即瞭望塔的建筑面积,特指仍保留夯土墙基者,南北长11米,东西宽9米,面积99平方米;现场可见陈旧性的被挖掘痕迹、工艺粗犷的砂岩残雕及砖瓦土陶残片堆积。楼址东下100米处鞍背地带,也有砖瓦土陶残片出土,相传是历史上屯兵营房旧址。楼址东北200米处洼地,保留了一棵巨大的独树成林的吊根阔叶榕,以及取水点。

八角楼山诸葛炮楼遗址的发端,若以建兴3年(225)起算,至清光绪33年(1907)县地改土归流被废弃而止,沿袭1 600多年;是县内已知历史最悠久、赓续时间最长的屯兵遗址。其周围地带,相继还有同时代的枇杷水井,唐宋时代的小寨佛寺遗址,元明清三代鸭塘南广回民聚居的古村落、采石场石匠寨、永康弯桥等历史遗址。它们各自以不同的内在和仅存的外在,展示着古代不同的历史诉说,以及江东古甸曾经的历史千秋。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六、 梅子箐土城山江防遗址

遗址位于县境西北部怒江东岸第二阶地,属小勐统镇梅子箐行政村领地,南距梅子箐1.5千米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13'30",东经99°13'33";海拔1 703米,高于怒江峡谷1 143米;由此放眼西矙,大江峡谷,一览无遗。这里东去小勐统镇8千米,西去怒江忙兑渡口11千米;北去大路街14千米,南去勐捧象脚水15千米。是永德通往江西龙陵、保山通往缅北果敢的古道要冲,是古今云(县 )滚(弄)路防线“西扼怒江”的中心据点;又曾是唐宋南诏大理时代,永德土著黑僰濮部之一布朗族先民聚落址,建筑过规模宏大的古城,习称“土城”,山也因此而得名,并沿袭至今。遗址中心,座落在南北走向的土城山平顶丘梁之上,总控制面积约1平方千米。南端为屯兵遗址点,中段为集市遗址点,北端为聚落及祭祀遗址点;三点一线,紧密相连。其中,屯兵点,至今仍保留厚7米、高2米、长200余米的古代夯土墙。同时,保留着抗日远征军新筑的交通壕、掩体等工事;已知1942年2月至1945年4月,驻防部队为远征军宋希廉11集团军所属2军9师25团。集市点,至今仍有砖瓦、土陶残片出土。聚落及祭祀点,至今仍有打制石块、砖瓦、土陶的大面积堆积。遗址周边的荨麻林、酸杷树、梅子箐、大洼寨等地,则流传着许多关于土城的故事。其中一说,土城的开拓者,是打死利、打死厄、打死幺三弟兄,这与黑僰濮之一布朗族古代取名格式一致,至今小勐统草坝街布朗族蒋氏古墓碑文,足以为证。据说所建土城之砖瓦,烧自距此北下4千米的麦坝,系用人工手传方式送达,然后,才建成了楼堂亭阁齐备的土城,并移民设寨、屯兵固守,扼江把边;后来因改朝换代,打氏三弟兄,因兵败身死,土城因此被焚。推测其年代,当在唐宋南诏大理时期,即永德拓南、棣赕地方行政设治时期,距今1300多年。此后,元军平缅、王骥三征麓川、邓子龙驱逐木邦侵扰、李定国及白文选大西军转战滇西缅北、杜文秀所属安文玉回民起义、平息刀上达复土之乱,乃至滇西抗战、清匪反霸等历史用兵,土城山始终充当着江东防御主要据点的历史角色,留下了许多待解的历史之迷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0年1月15日,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,永德县文物普查组,亲临土城山考察,并根据现存文化堆积、地方史志记载及社会口碑,整理了资料,并已经上报在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、 勐波罗河链子桥遗址  

链子桥,又名遂通桥。座落县境北端湾甸坝尾勐波罗河上游隘口。为永德、施甸、昌宁三县结合部,其地要被称为“一桥三县”。是古代永德与内地驿道交通干道的重要门户枢纽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26'41",东经99°18'00";海拔650米。东去昌宁大城2.5千米,西去施甸旧城7千米;北上施甸大岭岗9千米,南至永甸街2千米。地处热坝,大河汇流;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;是县内主要热作区之一。所谓“链子桥”,系依托南北两岸天然岩壁,开凿拉力孔,分别固定8根作为承载底缆的大型铁链,再铺以方板而成悬空拉力桥,故名。桥宽2.3米,跨度30米;左右两侧,又分别设有铁链扶手护栏,保障过桥安全。因桥址特别、设计独道、天人合一,既适用又壮观,曾被称为“江东古甸第一桥”。

        已知链子桥兴工于清光绪33年(1907),时值县地改土归流的社会变革之秋。为进一步加强边疆与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,改善滇西与缅北的国际通道,安定边郡地方社会,在永昌府郡守谢宇俊倡导下,工程由当时永康州即今永德县含今镇康,以及保山县含今施甸两属,共同负责。其建设资金,由两县仕农工商各界捐助。已知县内官民捐资总额,为纹银4 040.15两。次年(1908)11月25日,大桥正式落成;谢宇俊特为之摩岩题名“遂通桥”,保留至今。风雨78年后的1986年6月22日,永德县人民政府,正式行文,将链子桥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80年后的1989年5月20日,勐波罗河公路大桥落成,取代了链子桥的功能,但链子桥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了,成为滇缅江东走廊重要的历史见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、 青铜器 

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开展《永德县志》资料征集以来 ,直至2008年开始的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,县内已陆续征集到一批出土的青铜器。其中,有铜锸、铜斧、铜钺等。现分述如下:

忙况山铜锸   出土于勐板赛米河谷东岸忙况山东南侧缓坡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51',东经99°11';海拔1 100米。出土时间,1991年12月,发现人为李志祥。其锸为素面锸,通长10.3厘米,肩宽6.7厘米,刃宽5.5厘米,重量270克。征集时间,1992年1月4日,征集人鲁成旺。此锸初由县志办管理,现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;其历史年代,距今约4千多年。


莱弄铜斧   出土于崇岗南汀河西岸莱弄村小水库库址。地理坐标,北纬23°53'37",东经99°31'13";海拔1 493米。出土时间,1959年冬,发现人李国才。此斧通长2.1厘米,刃宽4.9厘米,重50克;属可插木柄的素面套斧。征集时间,1986年3月,征集人鲁成旺。此斧初由县志办保管,现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;其历史年代,距今约3~4千年。


大忙兑铜钺   出土于大山乡大忙兑村西侧红岩洼。地理坐标,北纬23°56'08",东经99°25'42";海拔1 500米。出土时间,1981年冬,发现人李文忠。其钺属圆刃素面钺,通长9厘米,刃宽8厘米,重量130克。征集时间,2001年春,征集收藏人鲁成旺。其历史年代,距今约3 000~3 600年。

臭水铜钺 已经出土两件,一件为圆刃长銎(音穷)钺,一件为圆刃有纹钺。其中,长銎钺,出土于臭水村北侧帮办园子;地理坐标,北纬23°49',东经99°26';海拔1 488米;出土时间,2000年夏,发现人李小甲。其钺通长12厘米,刃宽7.8厘米;銎长8.5厘米,銎空3×1.5厘米。征集时间,2010年4月24日,征集人罗炯明,今藏永德博物馆。有纹钺,出土于臭水大坟坝村;地理坐标,北纬23°50'15",东经99°20'40";海拔1 535米;出土时间,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发现与收藏人黄四;其钺通长7.1厘米,刃宽4.9厘米;銎长4厘米,銎空1.8×1.8厘米。上属两枚铜钺的历史年代,距今约3千多年。


九、 其他铜质文物

 除前述青铜器之外,县内还出土或发现了一批其他不同朝代的红铜及黄铜质文物。现就已知者,择录如下:

 忙笼观音铜像    出土于永康镇忙笼核桃箐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05',东经99°32';海拔1 900米。铜像为观世音菩萨的坐像,其质地系黄铜铸成。通高16厘米。其形状为:观音盘腿,安坐莲花;身披袈纱,头戴佛冠;右手扶右膝,左手安放右脚之上;恬静安然,俗称降魔观音。出土时间,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征集人鲁成旺。据考铜佛应为明清时代的佛教文化产物,初由县志办保管,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


唐代五谷丰登炉   其炉通高18厘米,口开10厘米;三足、双耳、束颈;为红铜质,工艺粗犷;内底以铅作填充,总重约5千克;外底部刻有“唐朝”字样。此炉系县文化馆征集,时间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现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


大明宣德炉  流转及征集地为德党镇勐汞大草坝村。三足,两耳,圆球形,为黄铜质;属汉族民间传统家祭所用的祖传香炉。通高 16 厘米,直径 13厘米;底部刻有“大明宣德年造”的字样。此炉与永德早期汉族先民“来自南京应天府柳树湾石门坎”的迁徙之说,不无历史关联。该炉征集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征集人鲁成旺、毕光廷。此炉初由县志办保管,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


清代官印    已知永德出土或保留的清代黄铜质官印计4枚,即清咸丰年间滇西回民起义军的带兵官印3枚、清光绪年间县内土司官印1枚。其中,义军带兵官印,一枚名为“干城后将军之篆”,出土于明朗忙海,几经非法流转,被边防武警查获,今存耿马县档案馆。一枚名为“行营翼长之篆”,正方形;边长6.6厘米,厚1厘米,柄长7.5厘米,重690克;背面刻有“辛酉年造”(1861)的字样;出土地点,崇岗乡崇岗村;出土时间,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发现人周学文;征集时间,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征集人鲁成旺。一枚名为“云麾之篆”,同为辛酉(1861)年造,形状质地与前者相同,仅大小稍次;出土地点勐汞村,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;发现人段开汉,征集人毕光廷。上述两印,初由县志办保管,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土司官印,也是正方形,边长7.4厘米,厚1.6厘米,柄长9厘米;落款“光绪七年(1881)八月”,序列“光字627号”。关于此印,原《镇康县志初稿》有如下记载:光绪33年(1907)10月,在县地改土归流约法三章之后,永昌知府谢宇俊,“委绅士吴焕章等,向護印妇刀罕氏,办理改建事宜。刀罕氏具出印结,呈达郡首,但要求留存土州印,以作纪念。谢府以为费印无用,许之。”据考此后因刀罕氏,迁居江西德宏南甸即今梁河,土司官印随之流落梁河,今存梁河县博物馆。


 明代铜钱     出土于小勐统班老行政村北侧的竹芭水大白坟山丘陵梯地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14'10",东经90°12'02";海拔1 370米。出土时间,1990年5月19日下午,发现人李建康。出土铜钱为天启、崇祯通宝,均为内方外圆的制钱。其币直径分别为2.5和2.4厘米,每币重量分别为3.8和3.74克;厚度分别为1毫米许。铸造时间,当在1621~1644年之间。出土总量约1 600多枚,总重约6.5市斤。系与贝币同置一罐,同时出土。征集时间,1991年2月22~24日,征集人鲁成旺及鲁增龙、周正仓。因当时信息闭塞,出土时间已过半年,多数铜钱已被施甸商人收走,仅征集到制钱样品20枚;初由县志办保管,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其次,大雪山勐旨牟家寨银矿遗址,近期也发现有明代崇祯通宝出土,数量仅1枚;出土征集时间,2009年11月,征集人蔡 斌,样品今藏永德博物馆。据考永德出土明代铜钱,就临沧地区而言,尚属首次。


 送归铜及鱼尾    为黄铜质,直径56厘米,厚度7厘米;为锻造而成,属布朗族佛教节庆的传统打击乐器。鱼尾也是黄铜质,通高12.8厘米,厚9厘米,为铸造而成,属布朗族寺庙祭祀传统打击乐器。上述两件文物,今藏小送归佛寺,其历史已上千年。

     张浩将军铜墨盒   张浩(1887~1976),又名天培,字茂之,永德勐板人。肄业云南讲武堂,继留学日本,回国曾任云南靖国军营长、参军、大队长、第五军副官长。1925年,投奔讲武堂同窗范石生所部国民革命军第16军,任46师副师长、代理师长,率部参加北伐,授少将衔。1936年6月,张浩所部51师,因参加两广倒蒋事变失败,被迫流亡香港,再辗转越南而回到昆明。此时,龙云碍于蒋介石的忌恨,不敢起用张浩,张浩倍感失落。对此,范石生特地请人精工制作了一个铜墨盒,赠给同学同僚张浩;盒面刻有唐代诗人罗隐的诗句:“一枝艳拂文君酒、半里红歌宋玉墙”,落款是“赠张浩兄清玩”,以此勉励他卧薪尝胆,静观时变;这就是张浩将军铜墨盒的由来。1938年,张浩返抵故乡勐板隐居,并将这个墨盒带回使用。1950年4月5日,永德宣告和平解放,张浩欢迎解放军进驻自己的家宅。后来,张浩移居泰国,终年89岁。其故居及其家俱什物包括铜墨盒,由西区后改四区人民政府接管暂用。公社化时期,勐板、勐捧分治,铜墨盒分给了勐捧区政府使用。1964年元旦,永德、镇康分治,勐捧划归镇康。尽管1983年拨乱反正 、落实政策,已由国家拨款,对张浩故居作了赔赏,接着又对其进行了“修旧如旧”的修善;但张浩将军的铜墨盒,已经留在了勐捧,留在了镇康,今由镇康县收藏。

 十、 铁器文物 

永德铁器文物,出土或保留者,主要有农耕、兵器两大类。现就已知者,简介如下:

汉代古铸犁    其状如锹,但犁锋比锹要尖;属套犁铧的前端主要部件。通长32厘米,尾宽26厘米,銎深20厘米;重6千克。出土地点,小勐统象圈坝猴子圈。地理坐标,北纬24°12',东经99°18';海拔1 500米。地属永康河谷与赛米河谷之间,相连相通的凹陷鞍背山槽,历来是人与动物东西迁徙往来的主要通道;且附近岩溶洞穴又多,曾是古人类栖息地之一。据地方史志考证,铸犁为川式古铸犁,至今川西大邕地区仍有沿用。其最初传入永德的时间,应为蜀汉建兴年间,据今1 700多年;与诸葛亮平南中、教民牛耕的历史记载相吻合,其附近还有“四川寨”古聚落址的地名保留。铸犁出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发现收藏人为半坡村施家寨李正明。

 明清时代刀叉    目前永德博物馆收藏者,系县志办征集的刀、矛、叉3类。其中,刀长65厘米,宽 15 厘米,木柄长100 厘米;三星叉长 45厘米,总开幅45 厘米,銎深 20 厘米,木柄长240 厘米。据地方史志考证,上述冷兵器,流行于明清,沿用至民国时期。1950年,永德解放初期的清匪反霸时,地方民兵仍在部分使用。


明清时代土炮   据《镇康县志初稿》载,明清时代至民国时期,永德州县衙门,有铁炮5门。其中,一门长8尺5寸,厚2寸,口径2寸5分;二门长7尺5寸,厚1寸5分,口径2寸;三、四两门,分别长5尺,厚8分,口径1寸;第五门为冲天炮,高2尺5寸,厚1寸5分,口径2寸。上述5门古炮,已在1958年大闹钢铜铁运动中,被敲碎化为铁水而不复存在,但留下了历史文物被盲目践踏的懊恼,对来今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警示。目前,永德博物馆收藏的土炮,计3门,其规格稍小。其中,1号长226厘米,厚1.5厘米,口径4 厘米;2号长228 厘米,厚1.2 厘米,口径3.7厘米;3号长 197 厘米,厚1.5厘米,口径 3.2厘米。系县文化馆征集自明朗,也是明清时代的产物,其土炮的最后拥有者,是清末民初地方豪绅鲁效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十一 、石雕石刻文物

县内石雕石刻文物,出土或保留,相对繁多而又庞杂,但其历史积淀却十分深沉,尚待来今发微钩潜,解读这些历史的记忆。现择录如下:

唐宋佛祖足印   又名佛祖石。系永康镇八角楼山北麓小寨佛寺遗址遗留的大型石雕。其质地为砂砾岩,远看貌似一只巨大的鞋底。石雕总长1.88米,宽0.77米,厚0.19米;外缘周侧,由56片莲花瓣图案镶边;正面周边,为二龙戏珠图案装饰;中央是佛祖左脚完整的印模,其五指及脚后跟的大小错落,凹陷程度,十分醒目,甚至指纹也清晰可辨;印模内有序雕刻着198个生物或器具图案,应为赕佛祭具和贡品的形象。根据地方史志考证,佛祖足印石雕,应为唐宋南诏大理时代,即永德拓南、棣赕(音甸)行政设治时期,当地土著德昂族等黑僰濮部的佛教文化产物,距今约1 300多年。又据佛教经典载,佛祖涅磐时,曾对其弟子说:“我最后留此足迹,以示众生;谁见足迹,瞻礼供俸,就能免罪消灾”。因此,佛祖足印在宗教界,通常被视为佛祖的化身;供俸其足印,就是供俸佛祖。永德佛祖足印,体积之庞大,工艺之特别,在国内尚属罕见。此一大型石雕文物,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由小寨佛寺遗址,运抵“五七”干校鸭塘旧址;八十年代,又由鸭塘运抵县城德党,并由县文化馆管理;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


明代镇衙对狮    雌雄一对,大小相等,为砂岩大型立雕。狮身分别高1.9米,长2.1米;座基分别高1.3米,石狮及座基合计通高3.2米。雄狮置于左,雌狮置于右;其口形设计,传承了“左张右闭”的民俗文化传统。其中,雄狮头披卷毛,胸系铃铛,口含珠宝,足踏绣球,英姿勃勃;雌狮体态绰约,神情温和,怀抱幼狮,仁慈安祥,悠然自得。其整体规模、工艺造型、文化内涵,独具地方民族历史特色。根据地方史志记载,镇衙对狮应雕成于明代永乐(1403~1424)年间,初置于旧城土司衙署大门口;清道光20年(1840),衙署南迁新城,对狮随迁新城大门口。清光绪33年(1907),县地改土归流,新城衙署被废置,逐渐沦为荒芜,仅存断壁残垣,惟有对狮被完整保留了下来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,对狮被运抵县城德党,先置县文化馆门口,后迁县影剧院门口今址,由县文体局管理。1986年6月22日,县人民政府正式行文,将明代镇衙对狮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对象。


 明清土司墓雕    据《镇康县志初稿》载:“土司遗冢5处,均在后山(注:即今永康中学南侧),每处五六冢不等。就中以刀闷鼎之墓,为伟大壮丽;周围纯系石造,雕刻鸟兽、人物、花卉,均极精巧。前面有大理石碑心3块,旁有小碑2块;叙述鼎之身世履历。墓前排列翁仲、石马、石狮、标杆各1对,牌坊1架。墓为塔形,高约一丈五六;且有石桌1张,以备陈列祭品之用”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“大跃进”过程中,土司古墓被盲目拆毁,取其石建盖粮仓;故其墓石雕,今存永康粮管所,多数又集中作1号仓基石。目前,仍可见“传青天”等汉文残刻,以及80余幅人事器物图案,其人文内含、雕凿技艺,堪称永德古墓雕之最;富有较高的历史价值、科学价值及艺术价值,有必要采取应有措施,尽快予以有效保护。


 石洞寺摩崖题刻  县内历史上摩崖题刻保留较完整者,是位于县境东南部的班卡石洞寺。该寺座落班卡街以南3千米处海别山悬崖峭壁间。地理坐标,北纬23°59'17",东经99°28'10";海拔1 774米。寺庙的殿堂,是两个相连相通的天然岩溶洞窟,洞外北侧是一堵表面相对平整的峭壁,成为摩崖题刻的载体。自清康熙元年(1662)劈寺以来,地方达官显贵、士绅名儒,相继在崖壁上刻石题咏,留下了迄今仍异彩纷呈的历史墨迹。其题刻有“翠巖”、“蓬莱洞”、“蜃楼帝观”、“别有洞天”、“素猿夜叹真悬妙”、“南天第一蓬莱峰”、“奇岩翠谷,神志怡然”、“层峦峰翠,洞宇天成”、“庙宇巍峨,虚空洞府,海上蓬莱不如也”等;其字号大者如斗,小者如碗,均为阴刻,其中所用海蓝色涂料,至今鲜艳夺目,令人惊叹;其字体规范,笔力刚劲,堪称书法上品。其次,还有墨笔题咏,其中一首云:“神仙事业本平常,只怕凡人不问善;有迹可寻尽量寻,白云深处是仙乡”。2008年开时至今的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进程中,永德县文物普查组,对石洞寺及其摩崖题刻,进行了实地调查,并整理了资料,建议将其列入县级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
除上述4项石雕石刻之外,县内出土或保留的碑刻,还有明代《修建楚郡公所公德碑》;清代《土州免验骡马碑》、《木邦庙公德碑》、《改土归流诗碑》、《勐板关帝庙公德碑》、《德党傣文碑》、《去思碑》、《忙海河半坡寨桥碑》;民国《前清永康州长陈文光夫妇殉难碑》、《重修弯桥纪念碑》;当代则有《县烈士墓纪念碑》、《县烈士纪念塔献词碑》、《忙海水库生态碑》及《永德历代地方职官名录碑》等,对研究永德人文历史,有重要参考价值,堪称石头博物馆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二 、班老原始贝币 

1990年5月19日,小勐统镇班老村大寨李建康等人,在其村北大白坟梯地犁地时,偶然犁出了一个约40厘米高的陶罐,传统习称“滑边料罐”。因罐口已被泥沙封堵,又因当地曾是一个古村落遗址即竹芭水聚落址,怀疑是古人安葬骨灰的罐子;为看究竟,他们当即打破陶罐,方知里面装的是线穿的铜钱和类似蓖麻籽粒的小贝壳;这就是原始贝币及明代铜钱,同时出土的实况。其中,明代铜钱,前已有述;现将贝币情况略述如下:

 1991年1月22~24日,县志主编鲁成旺带领调查组,经实地考察采访及征集,基本搞清了出土贝币的情况。其出土总量约1 600枚,实际征集到者为580枚;今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。其属性为齿贝;乳白色,椭圆形;上凸下平,其中平面有口有齿。据考今海南沿海滩涂,仍可拾到类似贝壳。据国史方志载:贝币,为原始货币。殷商时代即在中国流通,又以齿贝最为流行。秦代曾禁用,西汉王莽新朝又恢复使用。在云南则一直使用至清代初期,作为辅币,与金银及铜钱一道,在市面流通。在怒江东岸班老、玉米珠一带,至今还流传着一句俗语,即“说话象数蚆子一样”!形容人的言谈快捷、数落清晰。已知贝币计量单位,以1为庄,4庄为手,4手为苗,5苗为索,每索80枚。《元史》载:“云南赋税,虽以金为则,但仍以贝折纳”。其比值为每20索即1 600枚贝币,抵黄金1钱。

班老原始贝币的出土,在永德乃至临沧地区,均为首次历史新发现。看似偶然,实为必然。因为地处怒江东岸的永德,古来是西南丝绸之路的江东走廊,滇缅往来的陆路近道。其中,班老则位于永德与龙陵一衣带水的大江之滨、“鸡鸣三县”之地,大道通途,商贾络绎,留此古代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劳动符号贝币,当在古今情理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三 、金银文物    

  永德解放后,清匪反霸时期以及文革时期,曾分别有一批金砖、金条、金叶及银锭、银元等历史上的贵金属货币,被清查发掘及处没收缴,乃至作过公开陈列展示。虽然后来都已逐级上缴国库,但这足以表明,永德确实有过金银货币流通的漫长历史。经县志办多年征集,并已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者,主要有银锭、银元、银豪及多种银饰品,籍此可以窥斑见豹永德地方贵金属货币的历史痕迹,以及“户乃银匠一条街”的既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四、 土陶文物

 县内出土或保留土陶瓷器文物,为数不少,但系统征集研究还不多。目前,经县志办陆续征集,以及第三次文物普查征集,并移交博物馆收藏者,主要有八角楼山、土城山、斋公寺、小寨佛寺、梅子寨、滚木坡、旧城及新城衙署等遗址,出土残留的古砖、古瓦、瓦当、吻脊兽、陶碗、陶盘、土烟斗等。它们从不同侧面,折射着永德古代土陶瓷器生产使用的历史进程,特别是小勐统清塘、大山税房、勐板小街田、勐汞户乃、松林波马寨等地烧制的产品,曾覆盖全县及周边邻县,乃至邻邦缅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十五 、历史建筑文物      

县内历史上的古建筑,由于种种原因,迄今保留已经甚少。现择录如下:

        班卡弓桥箭笔    即班卡大寨东南侧的青龙驿道桥,以及西侧的文笔塔,合起来的统称,两者相距约500米。建成时在清光绪23年(1896),主持人是土司治下四大賩之一鲁光荣,设计施工系剑川石匠赵文政。其中,青龙桥所用石料,为五面打制石灰岩;所用填充材料,为石灰沙浆;桥宽2米,跨径4米;至今仍在使用。文笔塔所用石料沙浆,与青龙桥相同;塔身四方形,上尖下盘;共7层,通高8米;为迄今县内惟一仅存古塔。1986年6月22日,已被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
        除弓桥箭笔外,县内尚有3处4座古塔遗址,即滚木坡(2)、旧城(1)、十二炉火(1)古塔遗址。同时,还保留了勐波罗河链子桥、乌木龙清水河石拱桥、小勐统大岩房赛米河石拱桥、梨树菖蒲场南邦河石拱桥、勐板河仁厚石拱桥、大山半坡寨忙海河石拱桥等驿道古桥,以及永康忙腊弯桥、崇岗忙蚌滇缅铁路大桥等重要历史桥梁遗址。

 古民居宅院    县内官民宅院古建筑,本来不多,保留更少。其中,历史上规模最大、最为豪华壮观者,要数清光绪34年(1908)在德党落成的永康州公署建筑群,计5进10厢21幢63格1照壁,总控制面积约10亩。但是,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旧城旧房改造过程中,化为乌有,给来今留下了难以忘却的遗憾。目前,依然保留者,仅少数民居古院落,知名者主要有:勐板张浩故居、大山大忙简杨氏故居、忙回罗绍文故居、大岩房罗氏私庄故居、班卡鲁朝兴故居、班卡鲁光荣故居等。这些民居古院落的共同性特点,均为四合五天井布局,砖土木瓦顶结构,雕梁画栋、镂窗装潢,传承了唐宋南诏大理遗风,具有较高的历史、科学及艺术价值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十六 、古墓

 永德历史上的古墓葬,规模最大、规格最高、工艺最佳者,应为永康土司陵墓,计5处20余座。但是,如前所述,已经在“大跃进”中,被夷为平地,仅存其石雕而已。其次,应为忙笼马玉堂陵墓,但也在“文革”中,遭到破坏,仅存地下拱卷墓穴及1棵神道大理石柱。目前,所见碑墓,系其后裔,经简易修缮而得以保留。如上所述,永德社会知名度较高的古墓葬,历史受损十分严重,用“不堪回首”来表达,并不为过。          

1986年,县志办曾对小勐统、勐汞、德党、明朗、崇岗、班卡等6乡镇,进行过一次碑墓普查。其结论是:在这大约半个县的国土之上,仍保留清代民间古碑墓2 277冢。若以此调查结果推测,全县保留清代古碑墓,其总量不会少于4 000冢。其中,古碑墓较集中者,有小勐统坝周边、德党坝周边、勐汞坝周边、大山蓟刺林、班卡街周边、明朗坝周边、勐板文曲北边、亚练文化、永康朝阳、永康忙况、大山纸厂、崇岗臭水及莱弄、小勐统班老等地。其古碑墓的总体结构,通常由地下石砌迤井、地表石碑墓两部分组成。其组合,有单碑、双碑、三碑等3种;宏观其碑体,有拱卷长身、叠屋长身、圆柱帽顶、方轿镂窗等4种;其墓门,有一碑两柱、三碑四柱、五碑六柱等3种。其中,历史价值、科学价值及艺术价值较高者有:小勐统草坝街布朗族蒋氏古墓群、关保寨果敢土司岳父岳母碑古墓、税房坡脚苏氏特长碑古墓、三甲段氏站碑古墓、忙岗坝及芭蕉沟许氏轿子碑古墓等。上述古碑墓,特别是其碑铭碑志,从不同年代、不同地带、不同民族、不同角度,反映和折射了当时永德地方经济与社会历史形态的不同层面。因此,“墓葬可以见史”之说,实不无道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七 、二战失事美机残骸文物

 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滇西抗战(1941~1945)时期,缅甸及江西腾龙相继失守。地处怒江东岸的永德,瞬间由战略大后方,变成了滇西抗战的前哨。一时间,江东古甸,大军云集;烽火连绵,一日三惊;军供浩繁,赋税倍增;军运紧迫,刮地民夫。全县各族人民,为最终取得隔江对峙、渡江反攻乃至抗战的最后胜利,作出了卓越的贡献,付出了空前的牺牲。其间,曾有两架美军运输机,在县境失事。其中,一架坠毁于海拔3 218米的大雪山孟透峰;一架迫降于海拔1 500米的德党小型简易机场。其残骸残件,随着岁月消磨,多数已经流失。经县供销社征集,保留了迫降运输机的1个油箱 (通长193厘米、宽80厘米、高 46厘米);经县志办征集,又保留了坠毁运输机的不锈钢窗框、有机玻璃残片、高压橡胶残管、焦木开关键钮,以及机上装载的武器弹药样品等残骸遗物,计17件。上述文物,今已统一移交永德博物馆收藏陈列,成为第二次国际反法西斯战争,留给永德的重要历史记忆之一。